圣水峪调研报告(三)

2018-07-06  来自: 山东青州圣水峪 浏览次数:462

  根据石碑残片上的“贞祐”和“机”,猜测这块碑可能与全真七子之一丘处机有关。1208年后,丘处机足迹遍及青州、登州、莱州等地,贞祐二年(1214年),丘处机应金驸马都尉仆散公,帮助招抚山东益都杨安儿起 义军,为金王朝效了大力[32]。这块石碑有可能是为了嘉奖丘处机而建或修缮各地道观时所立,碑文先记载了贞祐元年发生的事,又记载了贞祐二年丘处机的义行。或许仅仅是贞祐元年在这里建立或修缮道观或这一年由于战乱宫观受到破坏,立碑时讲述了当时发生的事情而已。

  通过对现存碑刻、遗迹和方志资料的分析,仍然不能确定修真宫的创建时间,但根据已有文字材料足以证明,南宋中后期(1217年以前)修真宫已经存在,什么时候由佛寺改为道观依然是个谜。

  4)宗派归属

  在修真宫现存碑刻中,有九块碑提到了修真宫住持以及道士的姓名,现按照时间先后顺序排列如下:

  《明正德八年重修碑》言:“正德癸酉岁,羽士张守安时为本宫住持”。题名中又言:“本宫道众董守春、张太玉、朱太广、蒋太学、黄志先、祖太渊、杨太征、李太祥、刘太亮、吉志余、高清林、吴清梅、吉清显、王清贵。”

  《明万历十六年重修碑》言:“高唐千岁之重建于前,住持李一从之继成于后也,前有石以勒之矣。兹建新碑,载迹不容以无记也。道友郑太和辈请文于予,予喜其立心之正、作事之敏、礼神之恭,乃勉而书之”。通过以上这段话可知,李一从曾为修真宫住持,郑太和为修真宫道士。该碑题名中还提到“道会司李南阳、李来继”,又有“朱自实、高一茂、蔡聚阳、唐希阳、王凤阳、魏阳喜、杨或阳、胥来仙、王来胜”等。道会司李南阳、李来继虽然参与了重建修真宫工作,但仍然不能确定他们是修真宫道士,所以,暂不把他们列入修真宫道士的行列。至于朱自实、高一茂、蔡聚阳、唐希阳、王凤阳、魏阳喜、杨或阳、胥来仙、王来胜等人,虽然亦没有明确说明是修真宫道士,但《明万历三十三年重修碑》曾提到高乙(一)茂、魏阳喜为修真宫道士,又《明末重修碑》修真宫道士题名中也有魏阳喜,那么,其它七位也极有可能为修真宫道士。

  《明万历三十三年重修碑》言:“本宫道众:李乙从、高乙茂、徒弟戴住阳、魏阳喜、王教书、苏阳臣。”

  《明末重修碑》言:“乡民詹汝卿辈再新三清殿,力不能及其它,羽士苏阳臣主东岳庙祀,去宫稍远,然素喜修(下缺) □后也。遂毅然任之,走启于今(下缺) □好施者来助之资。逾年而工告成,视昔加壮观焉。”据《明万历三十三年重修碑》,苏阳臣曾为修真宫道士,而从该碑所反应出来的信息看,苏阳臣后来离开了修真宫,做了东岳庙住持,但即使如此,他仍然主持重修了修真宫。同碑又言:“发心弟子:苏阳臣,徒弟宋来夏,宋来春、李来迎,侄董来用;徒孙魏复庆、李复寿、赵复集、蒋复馨;重孙张本曾、傅本茂、张本盛、李本旺。”还言:“本宫道众:占演和、戴住阳、魏阳喜、魏演香、王阳乾、贺全宁、王来景、王全明、张全邦、赵全兴。”显然,以上所列“发心弟子”乃苏阳臣的徒子徒孙,他们极有可能为苏阳臣所住持的东岳庙道士,而非修真宫道士。然而,苏阳臣本为修真宫道士,以上“发心弟子”,既然大多为苏阳臣的徒子徒孙,那么,他们应该属于修真宫支脉,而从他们发心重修修真宫,也可以看出他们与修真宫之间的亲密关系。

  《清康熙四十年重妆修真宫三清神像记碑》题名中言:“道会司李教真,徒弟王永□,徒孙陈元福、葛元松,曾孙张明□、曾明□。”以上题名,虽没有明确指出是修真宫道士,但在该碑题名中,只列有以上六位道士,而无其他。显然,这次重修工作是在他们的主持下完成的。因此,他们极有可能是修真宫道士。

  《清康熙五十二年重修碑》题名中言:“住持道人李本乾,徒弟丘何修、茂何卿、李何伦、钟何伶、赵何猁、张何仁、徒孙李教祥、曹教祯。”

  《清乾隆九年重修碑》题名中言:“住持道人朱元景。”

  《清嘉庆十二年重修玉皇殿序碑》言:“住持道人郝明馨、率徒时金万,徒孙孙玉山、□玉柱。”

  《清光绪二十七年重修碑》言:“住持王巧金,徒弟马通云、侄王通香,徒孙郭此兴。”

  在以上九块碑刻中,共提到75位道士姓名,除去重复和不能确定是否为修真宫道士的李南阳、李来继,再除去黄志先、吉志余、朱自实、占演和、魏演香、贺全宁、王全明、张全邦、赵全兴等派属与辈份一时难以确定的九位道士,尚剩余64位道士,现把这64名道士姓名按辈份排列如下:

  守:张守安、董守春

  太:张太玉、朱太广、蒋太学、祖太渊、杨太征、李太祥、郑太和、刘太亮

  清:高清林、吴清梅、吉清显、王清贵

  一:李一从、高一茂

  阳:蔡聚阳、唐希阳、王凤阳、魏阳喜、杨或阳、戴住阳、苏阳臣、王阳乾

  来:王来胜、宋来夏,宋来春、李来迎、董来用、王来景、胥来仙

  复:魏复庆、李复寿、赵复集、蒋复馨

  本:张本曾、傅本茂、张本盛、李本旺、李本乾

  何:丘何修、茂何卿、李何伦、钟何伶、赵何猁、张何仁

  教:王教书、李教真、李教祥、曹教祯

  永:王永□

  元:陈元福、葛元松、朱元景

  明:张明□、曾明□、郝明馨

  金:时金万

  玉:孙玉山、□玉柱

  ……

  巧:王巧金

  通:马通云、王通香

  此:郭此兴

  通过这样一排列,可以清楚看出,从明正德八年(1513)至清嘉庆十二年(1807),修真宫道士的传承系谱是:守→太→清→一→阳→来→本→何→教→永→元→明,查北京白云观藏《诸真宗派总簿》,这正是全真道龙门派的传承系谱。全真龙门派传承系谱前二十字为:“道德通玄静,真常守太清,一阳来复本,合教永圆明。”除个别文字的差别外,即“一”写作“乙”、“合”写作“何”、“圆”写作“元”等,修真宫传承系谱与龙门派系谱基本一致。显然,明正德八年(1513)至清嘉庆十二年(1807)294年中,修真宫全真道龙门派道脉自第八代一直传到第二十代,未曾间断。

  二十代以后,情况有所变化。《清嘉庆十二年重修玉皇殿序碑》言:“住持道人郝明馨、率徒时金万,徒孙孙玉山、□玉柱。”而《清光绪二十七年重修碑》言:“住持王巧金,徒弟马通云、侄王通香,徒孙郭此兴。”由嘉庆十二年(1807)至光绪二十七年(1901),修真宫传承系谱为:“明→金→玉……巧→通→此……”。由于修真宫碑刻曾遭到毁坏,其中间断了近百 年,虽其如此,但仍然可以由其传承来看出修真宫派属的变化。因为“明→金→玉……巧→通→此……”这样的传承系谱,恰与奉王处一为祖师的嵛山派相合,嵛山派传承系谱前二十字为:“清静无为道,至诚有姓名,金玉功知巧,通此加地仙。”由“玉”字辈至“此”字辈,中间隔了四代,自嘉庆十二年(1807)至光绪二十七年(1901)相隔94年,传了四代,平均每代约23年,这基本上是合理的。以上说明,自清嘉庆年间开始,修真宫不再属全真龙门派,而是改为全真嵛山派。

  当然,以上情况也有例外,比如上面提到的派属与辈份一时难以确定的九位道士,即黄志先、吉志余、朱自实、占演和、魏演香、贺全宁、王全明、张全邦、赵全兴。其中黄志先与吉志余出自《明正德八年重修碑》,朱自实出自《明万历十六年重修碑》,其余六位则出自《明末重修碑》。黄志先、吉志余、朱自实三人的宗派归属很难确定,但其余六位却可以寻出点蛛丝马迹。占演和、魏演香、贺全宁、王全明、张全邦、赵全兴六位出自一块碑,说明他们之间有一些关联,假若设想他们之间有一定的传承关系,那么,显然是由“演”字辈传至“全”字辈。在“七真道派”中,只有奉郝大通为祖师的华山派有“演”字辈与“全”字辈排在一起的情况。华山派传承系谱前二十字为:“至一无上道,崇教演全真,冲和德正本,仁义礼智信。”其中“演”字辈属于第八代,“全”字辈属于第九代,由此可以推断,他们六位可能属于华山派。

  综合以上情况可以知道,自明正德八年(1513)至清嘉庆十二年(1807)间,修真宫一直是由全真道龙门派主持。当然,其中也有其他派别的道士居住,比如,明朝末年,修真宫内曾有一段时间是龙门派与华山派混住。自清嘉庆年间开始,修真宫由龙门派主持转变为由嵛山派主持,而且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清末。

  对于全真道龙门派的创派时间,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比如,陈教友在《长春道教源流》中认为,七真道派应该产生于明代。而王志忠在陈教友的基础上,又把龙门派产生的时间进一步##为明代中后期,他言:“我们可以初步推论,道教龙门派是明代中后期全真道士在秘密授受过程中逐渐形成的全真教改革派。是对元代全真教从兴起、鼎盛到腐化以至于萧条的一种反思和扬弃。”但王志忠的这一观点仍然只是依据明代宗教政策作出的一种推测,尚缺乏确凿的证据。青州修真宫现存碑刻至少说明,全真道龙门派在明正德年间已经存在,从张守安与董守春属于全真龙门派第八代来看,若按照23年一代来推算,八代需要184年时间,而自明正德八年(1513)上推184年,则恰好为元武宗时期(1307—1311),这个时间比修真宫现存元代残碑的立碑时间略晚,比方志资料所提到的元统元年(1333)、元统二年(1334)略早,由此##可以推断,全真道龙门派在元代中期已经立派。

  5)历史兴衰

  由于修真宫碑刻曾遭到严重破坏,仅凭现存十二块与道教有关的碑刻,很难理出修真宫历史兴衰的全貌,但好在这十二块碑刻在时间分布上比较均匀,通过对它们的解读,可以理出修真宫从元至清末历史兴衰的概貌。能代表一个宫观兴衰状况的因素,主要有宫观规模、道众人数与庙产多寡等三个方面的因素,下面按照这三个方面,对修真宫的历史兴衰进行考察。

  ⑴规模。根据现存赑屃御碑篆额为“全真修真观记”可知,修真宫未升格为宫之前称之为“修真观”。至于它升格为宫的具体时间,史料阙如,不得而知,但根据《明正德八年重修碑》称其为“修真宫”,可知至少在明正德八年(1513)以前,修真观已升为宫。本文##部分已经提到,据清光绪《临朐县志》记载,修真宫内曾有元元统元年(1333)与元统二年(1334)两块元碑,而现存元代残碑很可能还早于以上两碑,修真宫内曾有过这么多的元碑,这说明其在元代中期较为兴盛,曾多次重修,其升格为宫极有可能就在这段时间。当然,这只是一种推测,目前尚无确凿的史料可以证明这一点。由于修真宫的元碑已遭破坏,对其历史兴衰的考察只能从明正德八年(1513)入手。据现存相对较为完整的九块碑刻,梳理其宫观规模发展变化状况如下:

  ①《明正德八年重修碑》:

  县治西北二十里许有曰修真宫,其中三清殿、老君堂,此古迹。神宫之所,不知起于何时,建于何代,岁时久远,风雨震凌,墙垣坍塌,庙庭倾圮,神像剥蚀,不堪瞻仰。正德癸酉岁,羽士张守安时为本宫住持,为人清心寡欲,居养淡薄,晨昏香火,暮礼朝参,奉道至诚。兼充衡府家庙司香烛道士,乃发虔心,募缘修造,大兴土木,建正殿三楹,后殿三楹,神门三楹。朽腐者易之,倾颓者更之。林樵坚良,工惟精 致,瓦必陶贞,石必砻密,山节藻 ,栋宇翚飞,规模深邃,巍然耸出云霄之表。神像重为金饰,侍卫森然,焕然一新,足以起人心之敬畏,为四方之观澹。禳灾祈福者有焉,誓神免祸者有焉。

  通过以上这段碑文可知,在明正德八年(1513)以前,修真宫主殿为三清殿与老君堂,明正德八年(1513),修真宫住持张守安得到衡王府的支持重修修真宫,“建正殿三楹,后殿三楹,神门三楹”,大大地扩展了修真宫的规模。

  ②《明万历十六年重修碑》:

  青有养老园,实古名区,当益骈坌境。有宫曰修真,内有庙二:曰玉皇殿,曰三清殿。制度##,气象森严,不知建自何代。衡高唐老 千岁,命匠鸠工,坛壝焕然,视前尤称大壮。跂翼矢棘,鸟革翚飞,伟哉!妥神之祈,迄今山无乖异,而岵屺原隰亿兆安堵大郡皆神护庇也。是以英灵所感,香火云集,诸众祈祷,靡不类应,御灾捍患,神休居多,而庙貌之壮丽,金碧之辉煌,高唐千岁之重建于前,住持李一从之继成于后也,前有石以勒之矣。这一块碑告诉我们,明万历十六年(1588)以前,修真宫主殿为玉皇殿与三清殿,这次没有提到老君堂。明万历十六年(1588),在高唐王的支持下修真宫又##得以重修,重修之后的修真宫“香火云集,诸众祈祷”,庙貌壮丽,金碧辉煌。

  ③《明万历三十三年重修碑》:

  迩年以来,墙垣圮废,景色萧条,殿宇虽未倾颓,盖已有瓦漏而……□人詹汝卿等,久□□□相邀立社,名曰香头社,至今三年余矣。前年立大门三楹,至今年……工于……皇殿,其瓦损者更之,木□者易之,圣体侍像重加金饰,殿前筑一甬道,连于大门之内,……一新焉。中则无募缘之僧道,外则无舍财之施主,其一钱斗粟,皆取于一社之中;片瓦磈石,皆……之力。规模虽小,用力则□□矣。

明万历三十二年(1604),在修真宫香头社##詹汝卿等人的主持下,增建修真宫大门三楹,第二年,又重修玉皇殿,为玉皇神像重加金饰,并“筑一甬道,连于大门之内”。

  ④《明末重修碑》:

  ……起而峭,是为龙门山。旁多复岭,逶迤循山径而入,可二三里,林木蓊郁,石泉清冽,负磈磊而绝尘嚣,真异境。……三清、玉皇神祠在焉。……日就倾圮,乡民詹汝卿辈再新三清殿,力不能及其它,羽士苏阳臣主东岳庙祀,去宫稍远,然素喜修……□后也。遂毅然任之,走启于今……□好施者来助之赀。逾年而工告成,视昔加壮丽焉。

  这块碑提到乡民詹汝卿再次重修三清殿,由于碑刻的残损,这次重修三清殿是否与上碑重修玉皇殿同时,已不得而知。詹汝卿修完三清殿之后,力不能及其它,苏阳臣乃出面主持重修,并##终完成了这次##大修工程。

  ⑤《清康熙四十年重妆修真宫三清神像碑》:

  “养老园之三清神像,里人重新之。事竣,修醮开光,此恒事耳。”康熙四十年(1701),冯参主持重妆修真宫三清神像。

  ⑥《清康熙五十二年重修碑》:“今养老园两庄人等,各出愚忠愚孝之诚,各捐口体衣食之奉,募缘之……。又备银三十余两,庙宇圣像始得复新。”清康熙五十二年(1713),由养老院两庄(养老院分为上院与下院,故称“养老园两庄”)人捐银三十余两,重修修真宫某殿,由于该碑残损极为严重,具体情况已难窥知。

  ⑦《清乾隆九年重修碑》:

  玉皇临于北,三清列于南,且钟楼、大门、道房、院墙,莫不峥嵘俊伟,诚名胜也。嗟乎!乃至今而颓败若斯哉?余同里善信,慨然起而新之。其本意欲加于前次,亦思复其初,惜己力不能,乞化亦不得,止整理后殿,妆塑金身。清乾隆九年(1744),由修真宫附近信众再次发起重修修真宫,但由于没有募化到足够的资金,重修工作并没有完成,只是“理后殿,妆塑金身”而已。

  ⑧《清嘉庆十二年重修玉皇殿序碑》:“老院庄西有观曰修真宫,宫内有玉皇殿,殿前有三清殿,又有青龙、白虎殿,大松数十,皆与观前清泉、四围山光相映成趣。”该碑提到修真宫在清嘉庆年间曾有玉皇殿、三清殿、青龙殿、白虎殿等。清嘉庆十年(1805)冯广业与修真宫道士郝明馨募化重修修真宫,但由于“适逢岁歉”,募化不成功,导致这次重修“只修玉皇殿,妆金身而止”。

  ⑨《清光绪二十七年重修碑》:

  观以瑰奇胜,济以地基隽秀,则美具难并矣。此地羣峯环拱,清溪衔漱。惟东西一隅缺,古村补补焉。白石草屋,流水柴门,有尘外之致,洵佳境也。故昔贤创建玉皇殿、三清殿、逄山殿、龙虎殿、龙王庙,山门、钟楼□不整,垣墙、道房罔不具,因天地自然之妙,造成古今不易之奇观。

  该碑提到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前后,修真宫曾有玉皇殿、三清殿、逄山殿、龙虎殿、龙王庙、山门、钟楼、道房等建筑。值得注意的是,与清嘉庆十二年(1807)年相比,修真宫内增加了逄山殿与龙王庙,这应该是嘉庆十二年(1807)至光绪二十七年(1901)间增建的。

  ⑵道众。本文第二部分在考察修真宫的宗派归属时,已经对修真宫现存碑刻中的道众题名作了统计,在此再略述如下:《明正德八年重修碑》提到修真宫道士15名;《明万历十六年重修碑》提到修真宫道士11名,其中不包括道会司李南阳、李来继;《明万历三十三年重修碑》提到修真宫道士6名;《明末重修碑》提到修真宫道士10名,另有以苏阳臣为首的属修真宫支脉的东岳庙道士13名;《清康熙四十年重妆修真宫三清神像记碑》提到道会司李教真及徒弟徒孙6名;《清康熙五十二年重修碑》提到修真宫道士9名;《清乾隆九年重修碑》只提到修真宫住持朱元景1人;《清嘉庆十二年重修玉皇殿序碑》提到修真宫道士4名;《清光绪二十七年重修碑》提到修真宫道士4名。

  ⑶庙产。在修真宫现存的碑刻资料中,直接提到庙产的时候较少,基本上有以下三条信息:

  ①《明正德八年重修碑》言:“本宫田土四至:东至潘家河沟,南至南山分水岭,西至西山分水岭,北至苏家井中心为界。”

  ②《明万历三十三年重修碑》言:“詹汝卿、高本住、詹演和三人同买到庵东东西地二段,大亩一亩二分,上逞杂果树株,共价银贰两八钱,永 远施舍宫内,以待后士看守香火,道人佃种,不许典卖。”

  ③《清嘉庆十二年重修玉皇殿序碑》言: “公曰:有膳庙地十余亩,胥无征徭云。”

通过以上三方面考察,可以清晰看出修真宫自明正德至清光绪年间的历史兴衰。无论是从宫观规模还是从道众人数、庙产多寡来看,明正德至万历年间是修真宫##兴盛的时期。修真宫在这一时期的兴盛,与当时统治者崇道有关。虽然明初统治者对全真道实行压制政策,但明中期以后开始崇道,尤其是明世宗在位期间更是对道教崇信有加。上行下效,衡王府亦崇奉道教,衡王府对修真宫的支持便是其崇奉道教的结果。《明正德八年重修碑》提到修真宫住持张守安“兼充衡府家庙司香烛道士”,这说明当时修真宫与衡府关系密切,因此在这次重修中得到衡府的支持。《明万历十六年重修碑》提到“衡高唐老 千岁,命匠鸠工,坛壝焕然,视前尤称大壮。”同碑题名中又有“衡府官刘继仪□史笔生员刘生才□璋义民官刘克孝”等字样,显然衡府亦参与了这次重修。明万历中期以后,修真宫失去了衡王府与高唐王府的支持,开始走向衰落。《明万历三十三年重修碑》言:“昔二十年前……新住持羽士,田畜蕃盛,乡□富而有名闻者,不下数十家。比年来,庙貌渐衰,故羽士零落,予里……以萧条焉。”清中期以前,修真宫尚能维持正常的宗教活动,比如,康熙五十二年(1713)尚有居观道士9人,至嘉庆十二年(1807)时尚“有膳庙地十余亩”。清中期以后,一直到清末,修真宫与这一段时间中国许多其他道观一样,在逐步衰落中退出了历史舞台。虽然修真宫只是一座小道观,但它在明清时期的历史命运与这一时期道教的兴衰是一致的,从某种意义上讲,修真宫可以说是明清道教历史兴衰的缩影。

  


关键词: 圣水峪调研报告           

自然风光

自然风光

山东青州圣水峪(今弥河镇上院村),位于青州市城南10公里、临朐县城西北7公里,旧属临朐县,解放后划归益都县(今青州市)。因村西、南、北三面环山,泉涌成溪,长年不涸,故称圣水峪,欢迎您光临游玩。联系电话:13963698686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山东青州圣水峪 网站地图 XML


扫一扫访问移动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