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青州修真宫的补充说明

2018-07-11  来自: 山东青州圣水峪 浏览次数:881

关于青州修真宫的补充说明

赵卫东

修真宫位于山东省青州市弥河镇上院村, 现存可以辨认且与道教有关的碑刻 共十六块,其中元代碑刻残片一块,疑似元代碑刻残留额篆“全真修真观记”螭 首与龟蚨各一块,明代碑刻五块,清代碑刻七块,另有一块漫漶碑,因文字漫漶 极为严重,立碑时间难以确定。 (以上碑刻见赵卫东、庄明军编《山东道教碑刻 集·青州、昌乐卷》,齐鲁书社2010年版。)2007年,我曾根据以上十六块碑刻 撰写了《青州全真修真宫考》一文,后来发表于《宗教学研究》2008年第4期。在上文中,我对与修真宫的“创建时间” 、 “宗派归属”与“历史兴衰”等问题进 行了详细考证。限于资料的缺乏,上文对于修真宫的“创建时间”只作了一个大 概的推测,其中提出:

结合修真宫内现存碑刻与光绪《临朐县志》的以上史料,可以知道,在 修真宫内曾有过元统元年(1333)、元统二年(1334)两块元碑,而且很有 可能还不止这两块。因为对于现存古碑残片上提到的陈德平与王志坚,目前 只能确定他们生存于元至元或大德年间,不能确定更具体时间。而元统元年 为公元 1333 年,距离大德六年(1302)约三十年左右,距离至元二十七年 (1290)约四十年左右,根据这个时间跨度,古碑残片不可能是以上两碑中 的任何一碑,而更有可能是另外一块元碑。这样以来,修真宫内就有可能有 过三块元碑,而且这还没有考虑现存螭首龟蚨碑。从现存螭首龟蚨碑篆额为 “全真修真观记”来看,立此碑之时,修真观还没有升格为宫,而现存《明 大德八年重修碑》已经称“修真宫” ,这说明螭首龟蚨碑要早于《明大德八 年重修碑》,而且极有可能也是一块元碑。其或许是以上三块元碑中的一块, 或许不是。修真宫内多块元碑的存在,这不仅说明了当时修真宫极为兴盛, 同时也可以证明元至元元年以前修真宫已经存在,但对于它的创建时间,仍 然没有最终的结论。

虽然修真宫曾有过多块元代碑刻的事实似乎可以证明,其在元代已极为兴 盛,那么,其创建时间可能更早,但出于谨慎的原因,我最终还是做出了保守的 推测,最后在上文中认为“元元统元年(1333)以前修真宫已经存在” 。实际上, 根据修真宫现存的元代碑刻残片,我们已经可以把其创建的时间推到元至元(1260-1294)或大德年间(1297-1307)。这块元碑残片残存 46 字,其内容为: “……设为……棊布□……大启是……□地久天……翟可珍篆赵□……道録陈 德平益……□奥鲁兼劝农事董……益都等路管民匠鹰房……临朐县威仪王志坚 等……”其中提到的陈德平与王志坚曾出现于《元至元二十七年重建昊天宫碑》, 王志坚又见于《元大德六年降御香碑》。陈德平、王志坚出现于修真宫元碑残片 中,这说明该残碑应该立于元至元或大德年间,那么,同样我们也可以因此而确 定,修真宫在元至元或大德年间已经较为兴盛,所以才多次重修或扩建并立碑, 其创建的时间当然应该更早。

20125 12日,我与刚刚从日本名古屋大学留学归来的胡常春博士再次 来到青州,同行的还有我的老朋友原临朐博物馆副馆长宫德杰先生,我们一行三 人对修真宫又做了一次更为详细的考察。 因事先跟上院村重新修 复了修真宫的赵 传国先生打了招呼,所以得到了他的大力支持与热情款待,没想到这次考察使我 们对修真宫的创建时间又有了新的认识。

这次故地重游与以前有所不同,以前来到修真宫都是来去匆匆,而这次则时 间较为充余,有休闲的意味。所以,我们把以前没有来得及好好识别的那块漫漶 碑也进行了一些处理, 没想到还真认出了几个字, 从其中明显地看到了 “全真道” 、 “季云庵道”等字眼,这说明该碑确属修真宫的碑刻,而且从该碑文字的风格来 看, 应该是一块元碑, 至于它是不是清光绪 《临朐县志》 中提到的元统元年 (1333)、 元统二年(1334)碑,则难以确定。就在我们处理这块漫漶碑的时候,赵传国先 生无意中提到他家中还收藏有几块重修修真宫时挖出来的碑刻残片, 这些残片虽 然很破碎,但有些文字还可以辨认。一听到这个消息,我们感到很是惊喜,在我 的记忆中,似乎赵传国先生以前就跟我提过这事,但却没有引起我足够的重视, 既然这次时间较为充余,就不妨到他家里看看,说不定会有新的发现。

我们三人跟赵传国先生来到他的家中, 他从储藏室中找出了几块化石与五块 碑刻残片,对于化石宫德杰先生有一些研究,而我则完全是一个外行,当然也不 感兴趣,我感兴趣的是这几块碑刻残片。经过仔细地清理,发现有文字的残片共 有六块,其中一块似乎是佛教神像莲花座残片,没有任何文字,还有一块是佛教 经幢,其中明确提到“间如……比丘众俱……所知识……”等,另外四块则是与 道教相关的碑刻残片。经过仔细辨认,这四块残片中有一块全是题名,没有多大的价值,其他三块残存文字分别如下:

……以誌不……贰年岁……

……有……写来……石匠……明德大师提……

……县……记……谷道士陈……贞祐元年……机……

其中第 一块因残缺严重,仅余的六个字不能给我们提供任何有用的信息,而 另外两块则不同。

第二块中提到“明德大师”的称呼,虽然仅凭这些信息,我们仍然不能确定 此明德大师为何人,但这一称呼本身说明这是一块元碑,因为只有元碑才有这样 的称呼。回来以后,我查阅了一些相关资料,并没有直接找到与“明德大师”相 关的信息,但类似的信息却有一些。清光绪《临朐县志》卷九《艺文》收有一块 碑刻,名为《东镇沂山元德东安王庙神佑宫记》,立于元至治二年(1322),其中 提到“安和明德通妙大师东镇庙神佑宫住持提点王道融立石” ,以上师号中提到 了“明德”二字,虽然我们仍然不能最终确定,但可以推测, “明德大师”极有 可能即是“安和明德通妙大师东镇庙神佑宫住持提点王道融” 。

第三块中提到了“道士陈” ,又提到“贞祐元年”字样,还提到一个“机” 字。赵传国先生根据“机”字认为,这里提到的很可能是丘处机,我认为有这种 可能,但仅据此一字而做出这种推测,证据尚嫌不足。 “道士陈”三个字说明, 这是一块道教碑刻残片,碑中曾提到过一位姓陈的全真道士,而其他更多的信息 则无从获取。值得我们重视的是“贞祐元年”四个字, “贞祐”为金宣宗的年号, 贞祐元年即公元 1213 年。该碑提到了“贞祐元年”四字,那么,极有可能修真 宫就创建于这一年。

我曾在《青州全真修真宫考》一文中提到了赵传国先生的一种说法,即他认 为在修真宫建立以前,这个地方很可能曾经是一座佛教寺院,他的理由与证据是 修 复修真宫时,出土了一些与佛教相关的文物,比如上面我们刚刚提到的莲花座 残片和佛教经幢残片,虽然仅凭这两个残片我们仍然不能确定这是历史事实,但 同样也不能排除其可能性。假若这种推测是真的,那么,修真宫便是在这座废弃 的佛教寺院的基础上建造起来的,这说明在全真道士建造修真宫之前,这里并没 有道观,所以修真宫的创建不可能早于全真道的创立,即修真宫一定是金大定年 间以后创立的。刚才提到,修真宫现存的碑刻至少可以证明,其早在元至元或大德年间就已经较为兴盛,这说明其创立应该在元大德年间之前。根据以上两点, 我们可以大胆地推测,修真宫可能创立于公元 1189年至1307年之间,而贞祐元 年(1213)恰好就在这个时间段内。此外,因为青州特殊的地理位置,全真道传入青州的时间比较早。虽然我们 目前仍然不能确定全真道传入青州的具体时间, 但根据一些相关资料可以得出一 个大概的推测。按照《益都县图志》卷十三《营建志》寺观的记载,元至元、元 统年间道士于清渊曾重修过龙山观, 元中统四年全真道士李志清曾于城东北三十 八里孙扳庄建修真观(此修真观非上院村修真观),驼山昊天观则建于元大德年 间。以上说明,早在元中统年间(1260)以前,青州及其周围地区就已经有多处 全真道观,全真道的传入应该在此之前。

同样,又据《益都县图志》卷二十八《金石志》下记载,全真七子之一王处 一的弟子周庆安曾于金元之际在青州传道。周庆安卒于元中统二年(1261),时 年八十五岁,以此上推,他应该生于金大定十六年(1176)前后,而王处一则卒 于金兴定元年(1217)。周庆安拜师王处一的时间应该在金兴定元年(1217)以 前,他至青州传播全真道的时间也应该在金末元初。

再据《益都县图志》卷二十八《金石志》下记载,丘处机应诏西行路过青州 时,曾收取李志清为弟子,而这一年是公元 1220 年。 《齐乘》卷四也记载: “太 虚宫,普照寺南。初,金季有全真道士邱长春,自栖霞西入关,过益都,知府徐 君馆之,长春相其宅曰: ‘此福地也。 ’徐即施与之,遂卜筑焉。井卤不食,使弟 子诅茶投之,即成甘泉。 ”而且,因青州位于东西要冲之地,山东与陕西之间的 往来必然经过此处,所以王重阳、马钰、刘处玄、丘处机等都曾多次路过青州, 所以,金代全真道就已经传入青州,这是极有可能的。

因此,虽然我们还没有确凿的证据来确定修真宫的具体创建时间,但根据以 上这些资料,我们完全可以说,修真宫创立于金贞祐年间完全有可能。

(赵卫东,山东师范大学齐鲁文化研究中心教授,全真道研究所所长,《全 真道研究》主编)


关键词: 关于青州修真宫的补充说明           

自然风光

山东青州圣水峪(今弥河镇上院村),位于青州市城南10公里、临朐县城西北7公里,旧属临朐县,解放后划归益都县(今青州市)。因村西、南、北三面环山,泉涌成溪,长年不涸,故称圣水峪,欢迎您光临游玩。联系电话:13963698686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山东青州圣水峪 网站地图 XML


扫一扫访问移动端